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江苏徐州“样板房”已经灭失徐州市云龙区法院田野法官如何“重新鉴定”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廖伟巍、审判员宋新河、孟娟、书记员汤璐菲枉法办案的新闻调查

117,江苏省徐州市卢家木业有限公司法定负责人来媒体申诉:2013年5,我的卢家木业公司和苗伟生(男,1965年2月7日生,汉族,常州环亚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住江苏省常州是武进区卜弋镇曙光村委游塘庙23号)签订了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我公司承包苗伟生的紫薇园3号楼客房,该工程的总发包方江苏环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包方式是包工包料包安装,合同签订以后我公司完全履行了合同约定义务,而苗伟生故意拖欠工程款*元至今不予偿还(不含利息和延期利息),无奈2014年2月我公司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云龙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5日超期结案作出(2014)云民初字第0863号《民事判决书》;而苗伟生在2016年4月20日提起上诉令人不解的是2017年2月13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3民终字274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2014)云民初字第0863号《民事判决书》;发回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重审;而作为审判监督机关的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方面不是通过判决裁定的审判监督方式监督云龙区人民法院发回重审,一方面徐州市人民法院在没有确证涉案工程的样板房已经灭失的情况下就随2742号裁定书又向云龙区人民法院下达了一个“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用该文件函的方式“建议”:“涉案工程样板房仍然存在,鉴定工作可以继续进行”,该行为严重影响了发还重审法院审判该案的公正性,且云龙区人民法院田野法官故意枉法提出对并不存在的“样板房”重新鉴定,从而无法实现我的诉权我忧心忡忡请求媒体给予新闻监督。

记者认真听取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口头和书面陈述,全面阅读了该公司提供的《合同书》《王剑涛会议记录》《工程造价鉴定报告》《工程质量评估报告及监理工作总结》《微信记录》《律师函》《司法鉴定现场确认单》《起诉状》《(2014)云民初字第0863号民事判决书》《上诉状》《(2016)苏03民终2742民事裁定书》《(2016)苏03民终2742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函》《单位(子单位)工程质量竣工验收记录》等资料,记者研判这是一起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云龙区人民法院故意违背涉案工程的样板房已经灭失的事实应当做出维持原判而故意枉法作出发还重审,且用内部文件函的方式干扰原审法院办案,云龙区人民法院田野法官企图提起对“样板房”为参照物重新鉴定的枉法案件。媒体高度重视派员到实地进行采访

119日,记者来到了江苏“兵家必争之地”徐州,首先对卢振洪进行了专访(经录音整理):我公司和苗伟生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审法院基本是公正的,而上诉审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的判决,该(2016)苏03民终2742号《民事裁定书》通过“发还重审的方式”使得上诉人苗伟生有了法律救济的机会。证据显示涉案工程的样板房已经灭失而令人气愤的是:上诉审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竟然用内部文件函的方式干扰原审法院办案。

卢振洪向记者出示了通过渠道调取的《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文件(2016)苏03民终2742号函》(全文如下):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上诉人苗伟生因与被上诉人徐州市卢家木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你院作出的(2014)云民初字第0863号民事判决书,向我院提出上诉。在二审中,上诉人提供由发包人出具的证明材料,证明涉案工程的样板房仍然存在,鉴定工作可以继续进行。我院认为,该证明材料由发包人出具,可以证明二号楼样板房仍然存在,涉案工程是否质量问题可以通过鉴定来确认。故发回你院重审。另外,关于已付工程款数额应当如何认定的问题,我院认为,上诉人提供的2013年8月21日由卢振洪出具的12万元收条可以认定为系支付的本案工程款,请你院在审理过程中注意审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