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印度该如何看待中国投资?

2014年对计划融资的印度创业者是个好年头,这是维贾伊•尚卡尔•夏尔马(Vijay Shanker Sharma)的幸运。夏尔马创立的数字钱包公司Paytm当时创立刚4年,他还计划搭建一个电商平台。“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融入世界。所有人都在支持我们这些正在开创事业的创业者。”他表示,“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的消费市场未来可能成为的样子。”

“所有人都想获得Tiger垂青。”夏尔马指的是当时在印度非常活跃的科技投资公司Tiger Global。但夏尔马不想。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知道印度是一个开放的竞技场,面对实力更强的外国竞争对手,国内参与者不享有任何保护,竞争将是惨烈的。他想获得长期资金,他想获得中国的投资,因为他认为,中国的商业模式比其他任何地区的都更有参照意义。

如今,Paytm已成为阿里巴巴(Alibaba)以及它旗下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在印度的代言人。多数最强大的美国科技公司(例如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谷歌(Google))都在印度的土地上插上了自己的旗帜(这种做法有时会引发一场关于数字殖民主义的辩论),而中国公司选择了一种较为间接的战略。他们选择投资印度的领先初创企业,发动代理人战争:阿里巴巴站在Paytm身后,而阿里巴巴在国内的竞争对手腾讯(Tencent)则支持Flipkart。

正如夏尔马理解的那样,中国资金确实着眼于长线。另外,就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两个中国本土巨头而言(两家公司的市值都在5000亿美元上下),这些资金也相当便宜。因此,中国资金天然适合雄心勃勃的印度创业者,其吸引力远远超过来自(不管是美国还是印度本土的)风投基金或天使投资者的资金。阿里巴巴和腾讯的财力深不可测,而与此同时,印度本土的天使投资者才刚刚成气候,本土风投基金没几家。

阿里巴巴和腾讯正慢慢从科技公司发展为投资公司——尽管它们不符合投资公司的通常定义。过去,只寻求收益的被动财务投资者与自有一套打算的战略投资者泾渭分明。但在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例子里,这种区别消失了;两家公司既是战略投资者又是财务投资者。

不过,如今它们的资金不再被视为中立的。随着政治方面的紧张态势加剧,中国公司或接受中国投资的Paytm等公司更有可能被视为中国的代理人,并将成为德里方面政治反弹的目标——尤其是涉及到支付等敏感问题时。

这些担忧并非毫无根据。例如,总部位于上海的复星(Fosun)就曾短暂地受政治争端牵连。今年秋季早些时候,受印度与中国在洞朗地区边界争端影响,印度拒不批准复星收购Gland Pharma(总部位于海德拉巴)的交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印度方面的交易方设法绕过了印度政府,同意出售较少的持股,从而将股权出售比例降至74%(需要政府审批的门槛)以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印度越依赖中国,此类反弹的风险就越高、可能给印度经济带来的损害也越严重。

印度廉价智能手机的增长几乎完全依赖中国,而印度本土制造商的销量下滑严重。例如,高盛(Goldman Sachs) 4月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廉价智能手机的大量涌入扩大了市场——2015年3G手机价格降至40美元的关口以下,预计明年还将下跌20%。”根据印度孵化器Investopad的计算,中国制造商在印度的4G手机出货量已超过5000万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