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原标题:健身房跑路事件再现!背后还有家理财平台济地金融)

  2017年12月5日消息,又一家健身房出事了!

  12月1日,有消息称,连锁健身品牌上海奥森约40家门店在几天内接连关门!据不完全统计,涉及十几万会员和多达几千万会员费,近千名员工和教练的工资也没了着落……

  12月2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前往多家奥森健身门店进行实地探访。在记者随机选取的几家门店中,只有中山路店还在继续经营,苗圃路店、江浦路店均已关门,并有几十位消费者和工作人员在店中组织维权。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健身房跑路背后竟是庞氏骗局?涉案千万元维权却无门

奥森健身苗圃路店

  据了解,目前,奥森健身的区域经理、高层已经全部失联,有消息称是因为涉及骗贷而被捕。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奥森会员们正在向工商局等部门投诉,相关事宜正在进一步调查和协调之中。

涉及费用高达千万元

  记者走访发现,上海奥森苗圃路店内的健身器械摆放凌乱。

  奥森健身的工作人员透露,昨日在其出门进行劳动仲裁的期间,已经有一些健身器械被周围的会员、甚至是非会员非法搬走。

  有奥森健身会员向记者透露,11月22日,奥森健身江浦路店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说电路有问题需要整修,须费时3天;11月27日,该会员到店后发现,依然还要整修,要等到12月5日开业。然而,到11月29日,该会员发现,江浦路店的大门已经上锁,随后才发现健身房已经无法继续经营下去的现实。

  据苗圃路店的维权代表人统计,从2015年8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苗圃路店办卡的总人数共有2314位会员(非精确数据),除去一些尚未了解情况的,目前已有300多位会员参与维权,陆续还有人加入,每位会员的会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初步统计涉及金额为1225万。

  除了办卡的会员在积极组织维权,奥森健身的工作人员也在忙着讨薪。苗圃路店的销售经理冷先生对记者表示,“当前不仅是办卡的会员受挫,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已经被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据相关负责人统计,目前苗圃路店内工作人员共被拖欠薪水约24.2万元。

  据浦东门店一位总监介绍,奥森健身在10月份已经出现乱象,开始拖欠员工的工资(员工一般在当月的25日收取上月工资),奥森的领导以公司将上市为由推了几日。11月29日,奥森法人沈雪丽还曾召集员工,表示公司资金链出问题,给她3天时间,一定给员工发放工资,然而其后就无人能联系上沈雪丽。

  苗圃路店会员透露,该店店长陶小华曾于11月30日晚去苗圃路店将店内所有的现金取走,之后就不再露面。目前,该健身房的法人已经于11月29日变更为程新峰。

  一把辛酸泪,“维权却无门”

  目前,奥森健身的区域经理、高层几乎已全部失联。

  12月1日,申请完劳动仲裁回到店里发现东西被搬之后,冷先生曾多次拨打报警电话。冷先生对记者说,“最早的一次报警在12点12分,洋泾派出所大概一点左右到场地,问了一下情况,说这个事情他们管不了之后就走了。”

  另外一会女性会员也对记者表示,“我老公昨天大概报了十几次警,但是洋泾派出所一直未有所反应。”

  苗圃路店的保洁工桂女士表示,“我现在没有东西吃也没有地方住,店里还欠我两个月的工资一共9000元还没有发。”

  记者在苗圃路店走访期间,奥森健身苗圃路店的物业方——上海东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物业管理部门负责人赵先生来到现场,当着众多会员的面表示,“解决问题最关键的就是会员的安抚工作,最好的方法就是会员有一个地方可以继续健身。但是,私教课可能没办法接盘。”

  据赵先生称,物业方已经与业主沟通过房租欠缴问题,当时已经讨论过健身房“平移”的处理方法。目前已经与四家健身企业取得联系,其中一家江苏的大型健身企业将会于下周过来实地探访。

  此外,还有邻近的一家健身房“零健身”也在洽谈之中,但并未有接盘的准确消息。

  面对何时能够有解决的具体方案出来,赵先生也表示无法给出具体的处理期限。

  会员韩女士对记者表示,昨晚,物业方也到现场进行了谈判。赵先生曾明确表示,未来不希望将该场地继续租给健身会所,因为风险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