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现金贷逃生路:大平台收缩,小平台冲量,“赚一把重回地下”

监管的一纸通知,让现金贷行业如陷冰窖,大劫将至。

网络小贷牌照价格一夜翻倍,最高已叫价到上亿元;而部分资金方强行抽贷,导致一些平台业务量骤停。

讽刺的是,大的平台在转型、收缩,而部分小平台,却在一夜之间提高利息、急速冲量,准备“再赚一把就重回地下”。

监管的大网撒下,入网的都是大鱼,而冲得最猛、搅浑水的小鱼儿门,反而从缝隙间全部逃走……

01 牌照暴涨

11月21日,《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发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互联网小贷牌照不再新增。

截至2017年11月22日,全国共批准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

这些存量牌照,监管会如何处理?

“有牌照的,没有开展业务的,可能会和有业务,无牌照的公司进行兼并重组。”据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称。

因为担心牌照被取缔或重组,很多持牌公司,动了卖牌照的想法。

现存牌照一夜间价格暴涨。

“价格从6000万到一个亿不等,目前一共有十来张牌照报出了价格。”牌照中介郭冰称。

有牌照出售方也想到入股方式:出让30%股份,价格6000万,间接出让了牌照的“使用权”。

“但实际上,是有价无市。”郭冰不得不承认,在监管靴子未落下之前,无人敢出手。

据知情人透露,此前,一家小贷公司准备转让牌照,结果被竞争对手举报到省金融办,牌照交易被迫搁浅。

枪口之下,买卖双方直接交易风险太大。

买家担心存量牌照有一天也会被清理,同时也担忧监管不同意转让。

“在下周内,监管可能就会出台文件,让无牌经营的公司在某个时间点前,暂停业务。”该知情人透露。

那时,真正的牌照大战才会上演。

02 资金抽贷

监管对行业产生第一波震荡,是资金方开始抽贷,行业面临釜底抽薪的危机。

“某城商行抽走了资金,说为了响应政策。”某现金贷公司的资金负责人包俊霞称。

而在此前双方签订的合同里,就有这么一条“强势条款”:资金方可以随时抽回资金

正在合作的70%的资金方,表示不再新增资金,只消化存量;而正在走审核流程的资金方,全部暂停,坐等政策。

这几乎是包俊霞预料的结果,特别是传统金融机构,他说:“他们对政策高度敏感。”

“可以看到一个大的方向,受到银监会监管的相关金融机构,未来可能不敢再给现金贷行业提供资金。”包俊霞称,“让国资的钱处于安全位置,不要流入消费信贷。”

实际上,现金贷90%以上的钱,还是来自P2P。

“很多P2P平台也停了资金,他们担心现金贷的监管来了后,市场动荡,可能会导致理财用户挤兑。”包俊霞称,“为了自保,P2P也在防御性收缩。”

而另一边,监管也正在对资金合作中的违规现象开始清理,第一刀就是P2P债转。

很多现金贷平台在和P2P平台合作时,为了方便,伪造了一些个人或企业借款,用债权转让的方式,再卖给理财用户。

某头部现金贷公司最近下线了产品。“因为他们P2P债转在其中占的比例比较大,监管盯得紧。”包俊霞称。

03 逾期危机

这波监管可能引发的最大危机,来自借款人的“集体赖账”。

这两天,现金贷平台的风控总监志铭时刻紧盯这还款数据,而不幸的是,逾期曲线开始抬头。

“在政策和媒体的助推之下,借款人会站到道德制高点,开始理直气壮不还钱。”志铭称。

催收人员称,现在已有部分借款人,开始拿“你们是高利贷”为理由拒绝还款。

“现在行业内对监管比较关注,还没有波及到行业外。”志铭认为,随着社会媒体的大范围接入,情况将没有不再乐观。

“不要看现金贷赚钱,如果坏账率翻倍,以前赚的钱,就要全部吐出来。”志铭称。

某P2P资金方透露,他们最近接到现金贷平台的通知:不再需要新的资金,因为下周开始停止放贷

“缩量或下线产品,就是担心逾期爆发,安全起见,先避其锋芒。”志铭称。

确实很多平台在缩量,很多用户反映,他们以前还款后,很快就能重新贷下钱来,而现在还回去,就贷不出来了,他们将其称为“被平台套路”了

无疑,行业急刹车将如涟漪般,产生连环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