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沈丘县房改办主任刘成社贪腐罪恶之事(转载)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说:“纪委系统不能灯下黑,纪委监察干部再不作为、就要算算帐了”。

  河南周口沈丘的“清关”都去哪了?

  沈丘县房改办主任刘成社贪腐罪恶之事,我们已向省、市、县各级有关领导及部门反应数次,至今腐败分子仍然逍遥法外,为何为人问津?

沈丘县位于河南省的东南部,与安徽省比邻,属国家级592个贫困县之一。

  沈丘县金帝花园小区是县政府最先投资开发的经济适用房小区,然而小区的西北隅却有一座独一无二、独门独院的三层欧式坐北朝南的别墅洋房。这就是时任县房改办主任刘成社利用手中权力,利用国家资金占有国有地皮、精心设计为自己建造的一幢别墅洋房,风格独具。

  图一(3张)

 金帝花园面临北街三间门面房(金光大道淮南牛肉汤店),以80万元的价格转让他人、资金自己占有。面南第二、三层由刘成社本人及其儿子刘栋居住。(图二)

  图二

沈丘县房改办主任刘成社在金帝花园西北隅的别墅独院大门、门头上装有摄像头。(图三)

  图三

刘成社在金帝花园独占的办公室共计两间约近百十平方、室内办公设备齐全,现在独享。(图四)

图四

刘成社给儿子刘栋在金帝花园独占的又一套经济适用房。(图五)

  图五

沈丘县房改办主任刘成社利用公款购买的一辆现代轿车(车牌号

豫P29148),供自己已享用十年之久,现因风声太紧,他不敢再开、已闲置多日,任凭风吹日晒,他既没有上交也没有下转,实属国家资产流失和浪费。(图六)

  图六

房改办主任刘成社利用职务之便、利用国有资金,在阳光花园二期、投资数百万元,修建的一座超越健身蓝钻会所。室内外装修豪华,设备先进,现已对外收费营业,其后台为刘成社,其子刘栋在此经营并管理,经营收入据为己有。(图七)

  图七

沈丘县房改办主任刘成社通过贿赂组织部个别人员篡改个人档案(实属1956年生人,现已更改为1960年生人),有据可查,延长工作年限。

  沈丘县经济适用房金帝花园、阳光花园一期、二期刘成社拥有近20多套以上住宅,大部分住宅虽未在他名下,确实则归他所有。

  1.刘成社用公款行贿一百万元

  2013年5月20日下午,由刘成社安排叫我去银行取公款现金100万元,(共十捆

每捆十万)我用提包装着,刘成社本人开着用公款购买的现代轿车(车号豫P29148)在银行门口等我,叫我一同送给时任分管城建、政法、房改办的副县长朱某,因为刘成社是我的领导,我不得不从,(我有证据)

  2.收受他人财物数万元

  刘成社身为沈丘县房改办主任掌管着县经济房、廉租房、公租房的建设与分配、在建设招投标中弄虚作假,他想叫谁干工程就让谁干,但谁建必须按照建筑面积给他一定不等的好处费,20万、30万、50万、60万、80万不等(有据可查、建筑商苦不堪言)

  3.挪用公款500万元,自承自建阳光花园二

期3、6号楼赚钱

  2014年沈丘县阳光花园二期启动建设,他自己不便出面,委托我(原房改办会计、现已属退休人员)出面充当承建人,承揽了阳光花园二期建筑面积最大、楼层最高(26层)的3号楼和6号楼建筑工程,承建人是我出面代理,实际老板是刘成社主任。为承建这两栋楼建筑工程用款,刘成社又从房改办现任会计中挪用公款500万元至今,叫我支付工程进度建设用款。

  4.经济房分配给在职当官有权有钱的人

  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公租房在分配上应该针对城镇居民困难群众、弱势群体、可是真正的困难户根本分不了房、摇不了号。谁要房都由他一人说了算,他说给你几号楼几层就是几层,绝大部分房源都卖给了县里当官的和他有关系的关系户(各委局领导、部长、乡镇书记(镇长)和组织部的科长们)。每当节假日经济适用房小区内豪车停放满院。

  5.金帝宾馆本属房改办开办的宾馆、租用者租金交哪里去了?

  刘成社在2008年挪用公款把金帝宾馆装修一新、设备添置齐全后,不经班子成员商议,自作主张私自将金帝宾馆承包给一个外籍女子刘玲打理并经营。现已承包近十个年头了,租金每年交多少?交给谁了?不得而知。只有刘成社和刘玲二人心里最清楚?

  6.刘成社的贪占行为早已让同事极为不满,郭某告至周口市检察院反贪局徐明强那里,刘成社得知后提取公款20万元及又买些贵重衣物摆平了。之后郭某又告刘成社到县检察院反贪局那里,刘成社又提取公款60万元行贿至沈丘县反贪局那里,事情又不了了之。刘成社在一次喝酒中曾扬言说:谁也别想告我,谁也告不倒我,省、市、县、检察院、反贪局领导,省、市、县纪委领导都是我养的狗,我都给他们喂饱了,他不敢再咬我的,我都摆平了,想动我没那么容易。果真验证了他本人所说,谁也告不倒他。在2016年下半年县委又将他由房改办主任(副科级)调升到了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任正科级主任),作恶多端竟然还能顺利升迁,其原因不得其解。刘成社对郭某(反映人)百般打击报复、在本单位不派活干、最终不让其人上班,以免了解他本人更多内幕。